清雨 咸E

高三长弧
博爱的杂食性动物
清水的清
短小的雨
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喂

假店日常2

1
[话说这日凛冬正寒,朔风渐起,保安一路踏着碎琼乱玉,迤逦着北风而行]
……
[公路一拐,前方豁然是一座小店,亮了一半的FreddyFazebear Pizza招牌在冷风中巍然耸立。保安心中一喜,拢了拢身上的职工服,快步向店内走去]
巍然耸立的招牌:不敢当不敢当。
保安:我只是去上班谢谢。
2
[只见黑暗之中一点银芒闪过,明晃晃叫人害怕,冷涔涔令人胆寒]
“编,继续编。”狐狸举起手里的钩子。
[……好吧我仔细想想,嗯,有诗为证……]
保安把显示器往桌上一拍:“再说话拍碎你个旁白智能。”
[……qwq]
保安按下按钮关门。
[我帮你拦下狐狸你就这么对我!我为保安引过怪!我为老大背过锅!我不服!我要见老大!]
Ennard表示:“你谁?地下设施没这么傻的人工智障。”
3
“早告诉你们换一面玻璃墙,”靠在墙边的弹簧冷哼,“现在一关门谁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保安挖地逃跑怎么办?”
“挖地逃跑?来来来板子给你电扇给你纸杯海报灯管电脑桌子都给你,表演个地遁看看?”
“别人在监狱里还能用勺子挖地道呢。”
“那您倒是不要时刻打扰我工作啊……”
“你不提这事我还真忘了,”弹簧抬手在门上敲了敲。保安看着一闪一闪的电量感到心口一阵绞痛。
“开门,社区送温暖。”
“容我拒绝!”
4
“看到没有,”弹簧回头低声对众玩具说,“就是这样,聊天分散注意力,然后偷偷摸到另一边背刺。”
“哦哦哦弹簧说的对!原来传说中背刺三倍伤害是用在这里!”
过了一会,保安默默关上门。
“你们倒是不要在门口站半天再进去啊!”弹簧掀桌。
“他们走路还自带音效呢,”保安补充道,“所以我就懒得开灯看了,垂直打光会加剧恐怖谷效应,瘆人。”
5
“你们格局太小,”保安趴在桌子上一心二用数海报。一张海报,两张海报,一张男子组,一张门神组,一张金熊高清,一张………怎么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里面贴,快闭眼睛闭眼睛,我还小不应该承受这些。
“看看旁边水晶湖那个百人斩少年,都打到宇宙飞船里去了,天天就知道刀保安像什么样子。”
弹簧摇摇头:“可以的话阿紫早把自己烧了然后去榆木街拜师学艺花式复仇了。”说完看看门口,啊你们杀你们的不用管我。
“我还尝试过联系数据删除把你们切片呢。”
6
“那你可真优秀……等等你想干嘛?”
“我想试试把核能风扇叶片拆出来加刀片能不能把恐怖游戏变成横版通关。”
7
“……看来你是不把我的天赋技能放在眼里。”弹簧冷笑着伸手。
风扇叶片渐渐慢下去,直至停止
——之前,店里陷入一片黑暗。
全店线路崩溃。
哇门禁开了快跑快跑今天提前下班。
保安愣了一下果断向门口冲去。
“拦住他!”弹簧喊完一句回头拦下金熊,“你就不用去了,自带bug玩起来没意思。”
老大气急败坏的声音在店里响起:“小心点啊弄坏了店面扣工资!”
说的好像你发过一样。众玩具不约而同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地听着对面不小心被接听的听筒里传来的鸡飞狗跳,默默挂断了电话。
看他们玩的这么开心,就不去打扰了吧。

#只是加了标点顺便删掉敏感词(原来那是敏感词吗

噩梦它其实是个多结局rpg

#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剧毒慎入
部分成就达成:
【拒绝,下一个】在玩具敲门时打开门后猛地关上,用门板攻击玩具100次
【不要为打翻的杯糕哭泣】躲过杯糕的扑杀,并在其掉到地上摔散之后不表示任何同情
【地图探索者】走出卧室
【一家人就应该……】在外遇到弹簧并触发【弹簧强势一挑四】剧情
【省电诀窍】使一个小熊无法上床,方法不限(如捆绑,拆卸,精神污染等)
【关门】在Foxy进入柜子后锁柜子门
【互相伤害】将柜子搬到门口并算准时间,使从柜子里跳杀的Foxy与另外任意玩偶的跳杀迎面相遇
【大胆的想法】试图攻击玩偶
【A Nightmare at Freddy】True End 达成
部分结局达成:
1
狐狸说他即将扑到那孩子跟前的时候
对方突然化为一道白光消失了



自己在衣柜里蹲大半个晚上容易吗
外面那几个,对就是你们这些想起来就回来瞅一眼没事在外面玩游戏的,麻烦收敛一下,声音调小一点谢谢
与此同时……
“知道吗,听说那个昏迷很久的孩子做噩梦吓醒了。”
Normal End
2
傻了吧,我床上没有502
小男孩面无表情地嘲讽道
今天也依旧在通过高端走位满屋子溜怪
Normal End
3
小男孩想了想
把时钟调到了六点
转场来的猝不及防.JPG
Normal End
4

小男孩一脸认真
我觉得,如果你想认真对待我生日,可以从一些小事做起
比如说,有新意一些,不要去披萨店
Happy End
5
扑进卧室的玩具们表示:
人呢?
与此同时,正在街上闲逛的小男孩:
诶前面有个小姐姐一脸惊恐地跑过去了
诶后面还跟着一个红绿色大叔
诶那个大叔的手上有刀片
……
后来玩具们在坚持不懈的追杀下杀死了小男孩
小男孩变成厉鬼,在梦境里以各种匪夷所思的方式杀死了当年害死自己的人
--A Nightmare at Freddy--
True End

EP/画地为牢

#失踪人口诈尸系列
#说是ep但很可能会让人不舒服
#不知道怎么说但似乎不是刀也不是糖
#我家ep设定有坑系列
1
Purple跌跌撞撞地往前跑着,地下室门半掩,刺眼的白色从门外射入,在极度疲乏的眼里像一块白色的光斑
回过头,那一团机械还挂在管道口,似乎试图爬出来
继续跑,不要停
停下来你又会被抓回去的
“Purple……”沙哑失真的电子音从背后传来,有点质问的味道
闭嘴
它终于掉了下去,垃圾通道里传来几声金属的闷响,然后就是切割和挤压发出的刺耳噪音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这个噩梦它不会再来找你那些事都变成了过去
purple跑到外面,跪在地上大口喘息着,湿漉漉的柏油地面上氤氲着路灯一团团的冷光
啊,天空,自由的天空
purple突然笑了出来,起先声音很低,后来变成抑制不住的狂笑
如果别人看见自己一定会觉得这人是个疯子,purple愉悦地想到
脸上有液体划过,purple以为那是血,却没有想象中的腥味,咸咸的
是泪吗?
2
“能详细讲讲吗?”
“他……我的丈夫……制造出了一个怪物。这个怪物爱上了自己的制造者,但它也明白这是不可能也不被允许的,于是它试图清除所有障碍。”
“所有障碍?”
“它试图谋杀我……用店里平时送货的卡车……当然没有受伤,要不然我现在应该躺在医院,就像那个被误伤的路人一样,全身插着管子。我的丈夫知道这件事之后很愤怒……我觉得他应该也意识到了什么。他跟我说他要把自己曾经最得意的作品销毁,然后他出门,再也没回来”
“我听说它还有个名字?”
“Ennard。它叫Ennard。还请尽量不要在他面前提起这些,你知道,他……现在很敏感”
3
Purple打开花洒,带着几分凉意的水流在身上蜿蜒而下,让他不自觉颤抖了一下
这种冰冷粘腻的触感,和潮湿金属划过皮肤的感觉很像,真的很像,不知道是确实如此还是自己仍旧忘不了……
停下,又想起来了
浴室里渐渐升起雾气,purple觉得眼角似乎瞥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与此同时一声嘶哑的呼唤再次响起,重复了无数次的呼唤,自己的名字
浴室里的瓶瓶罐罐被狠狠砸向墙壁,purple靠着瓷砖跌坐在地上
浴室的灯好像变暗了,有些麻木的背后有什么东西缠绕着试图攀上来
都是幻觉吧,呵
4
“放松,我只是来做例行检查的。”医生举起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Purple只是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过了一会才渐渐放松紧绷的肌肉
医生毫不在意地坐到对面,微笑着开始了交谈
“……真是一次愉快的谈话,先生,相信你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
Purple一直盯着这个人,有某种很奇怪的感觉……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不安却越来越强烈。很快这个模糊的想法得到证实——
“不过你有时也会回忆起那段时间不是吗?”医生的声音突然有些奇怪,带着尖厉的混音。他的皮肤下出现一个个隆起,并且四下游走,很快将皮肤变得松垮下坠
“真是美妙的时光啊……”
他的声音就像是快没电的磁带发出来的,低沉怪异的语调。Purple试图跑出去或者呼救,可身体却只能坐在原地,明明没有那些绳子铁丝之类把自己绑住。医生上前一步,像脱衣服一样抓住一边眼角,在被撑得不成型的组织中剥出自己的内芯
一个机械构成的,丑陋不成型的头颅。不知为什么Purple觉得这在意料之中
“Ennard……”他条件反射地伸出手
……
“很抱歉,但是我恐怕无法胜任接下来的工作了。”医生强压火气捂着头,指缝间渗出殷红的血液,“告辞。”
5
晚上,它又来了
果然是没有死
Purple躺在床上,听见门缝外的窃窃私语
居然没有直接出现在自己面前,看来它也厌倦了用暴力
……毕竟,囚禁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种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半夜。Purple烦躁地翻了个身,干脆披上衣服打开门
什么都没有,很正常
之前都是我在逃避你,现在你躲着我,怎么办呢?
这次干脆我主动来找你好了
感动吗?亲、爱、的
Purple幻想着将要发生的事,嘴角挑起一个诡异的弧度,轻轻摩挲着刀柄
……
就在那个拐角
它应该是背对着自己,或者感受器还没有修理好,总之它没有发现自己的接近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Purple举起刀
6
Purple跪在地上咳出一口血,身上的刀伤很疼
有人奔走的声音,尖叫,那是自己妻子的,哭喊,救护车,模模糊糊地连成一片,身下的血越来越多了
意识逐渐远去,但就在世界即将坠入黑暗的一刻,Purple相信自己眼前清楚的出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影子,它对着自己扯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抓住你了。”
7
你逃不掉的
他想起在又一次把自己抓回去的时候,那个东西微笑地对他说
即使是死亡也不行
因为,我会用扭曲的爱,画地为牢

游魂 Part3/双PG

独立短篇
灵异AU
意念艾特——

“两个凶手大白天在街上晃荡,”Vincent飘在一边,“真是刺激。”
Scott默默翻了个白眼,把刚买的冰淇淋递过去,然后看它违背重力地在一团紫色的虚影中漂浮着:“拿好。”
又走了几步,他还是忍不住解释:“这样比较不容易化。”
那个冰淇淋瞬间掉到了地……上?好吧并没有,它轻微地抖动了一下还是好端端地浮在那里

半路上他们,应该是他,又被一个小女生搭讪了,还好Vincent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及时把冰淇淋塞到Scott手里

Scott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你居然没做什么小动作。”
“我是那种会嫉妒的人吗?”Vincent躲过他虚揽的动作,闪到另一边不屑道
“我是那种会嫉妒的人吗?”Scott用略夸张的语气重复了一遍,“如果我没有记错,之前一位向我明确表示好感的女邻居‘不小心’在除草的时候摔了一跤,大半个脸都进了滚刀。”
“……”
“……还有今年夏天在湖边度假地,如果不是救生员及时发现,那个女孩可能要在湖里游一辈子泳了。”
“……”
“需要我继续吗?两周前……”
“够了。”
“忘了补充一点,那个冰淇淋摊的前任女主人貌似也莫名其妙消失了,”Scott轻笑一声,“得了吧,Vincent,你就是在嫉妒。”
“那又如何?”
“那我会很苦恼,”Scott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如果哪天我接受了一个冒失的告白又会怎样?”
“你可以试试。”
“我是真的好奇。”
Vincent沉默半响,然后猛的前倾抓住对方的领带,一字一顿道:“那我就会让你见识一下一个鬼魂可以做的事——入侵感官,篡改世界……”他微微一笑,“当你的全世界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你怎么能不爱上他呢?”
“嘶……”Scott抽回手,刚刚抓住的地方泛着不正常的青紫
“变态。”
“彼此彼此,”Vincent眯起眼,“你不还把别人的尸体随身携带吗”
……
“冰淇淋要化了。”
“你是在暗示我把它糊到你脸上吗?”




#对警察叔叔就是他们两个#
#其实我是想从冰淇淋的视角写的(喂#

#对话什么的可以说是非常难写了#

清晨的味道是甜的/MJ

我,无脑,短打,慎入

Jeremy从床上醒来
真是个美妙的早晨……如果身边的人能放开自己早已失去知觉的手臂
睁开眼迷迷糊糊地看到背光的剪影然后享受一个温柔的早安吻?
自己早就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了
“嗯?”Mike显然是被自己的动作弄醒,把头埋进被子抱得更紧了
Jeremy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看看别人家cp……”
“你是想被一夜七次腰疼一周还是每天都虐出不同的花样?”对方的脑子明显很清醒
“昨天折腾到大半夜的到底是谁!”
“昨天哭着说我欺负人的又是谁?”
Jeremy一个枕头拍过去
啊终于救出了自己的手臂“等等你为什么会躲过去不是刚睡醒吗?”
Mike只是露出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
“……所以你早就醒了?”
Mike眨眨眼努力做出无辜的样子
“……那为什么我还要担心弄醒你!”Jeremy一下扑在床上,丝毫不顾及会压到什么东西
Mike闷哼一声:“好好好我错了……”肋骨还没断,大概
有气无力的声音隔着被子从头上传来:“我要吃早饭”
“……十五分钟”
“要你做”Jeremy突然来了精神,换了个姿势跨坐在他身上
“嗯好”
……
“不就是昨天打游戏晚了点战绩好又纵容你喝酒嘛,至于记恨到现在?”
“闭嘴”
“我战绩优秀怪我咯”
“闭嘴!”
……
“有人说过你刚起床比平常幼稚很多吗?”

驻SL记者讯

Ennard成为了店内做南瓜灯比赛毫无争议的第一
尽管他本人 并没有参赛
#关于挖勺专业的专业对口#

所谓EP的ABO

#我家EP设定有坑#
#FNAF私设中相处模式最恶劣没有之一#
#手机丢失一星期后找回被刷机莫非是专门来删万字存稿#
#草稿流记梗放飞自我#

“这是什么?”Purple猛地转过身,抓住对方手腕
Ennard笑得一如既往地虚假,手上却暗暗增大了力道“没什么啊”
Purple眯起眼,注射器的针头在冷光下闪着寒芒“听说研发部最近研究出了一种让A暂时转为O的药剂”抓住手腕往自己身侧一带,另一只手向肘关节扭去
“是吗”Ennard还是面不改色,微微屈身去攻击对方的下盘
两人再次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僵持在原地
“我很好奇你到底想干什么”还是Purple先开了口,开始新一轮的交锋
“呵……”Ennard险险地避开,差点就把内心想法脱口而出

最开始是想把他灌醉了事,毕竟那个人的酒量很差。可是酒精的作用时间很难把握,而且酒后断片什么的会很没有成就感
上次喝醉时他不自量力地把自己摁到墙角,当然最后还是被好好教训了一顿
结果第二天他什么都忘了

——ENNARD视角

在空旷的训练室里做这种事总是让人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以及兴奋
四周都是单面镜,每一面镜子都忠实地倒映出他狼狈的样子,每一面镜子后面都可能藏着偷窥的目光,虽然此时并没有人,但这种被监视的感觉让脑内那根理智的弦在崩溃的边缘战栗,人在清醒与疯狂的悬崖边爬行,膝盖被无法自制的生理快感磨的鲜血淋漓

计划还是出了一点意外,Purple在最后充分激发出了自己的潜能,用一边的训练器材把Ennard捅了个对穿。然后又将对方单方面凌虐一番,凭着A本身强大的自愈力捂着腰扶墙走了

第二天的食堂
Ennard一脸殷勤地端着红糖水跑到Purple面前,假装没有看见对方越来越黑的脸色
Purple觉得昨晚用修复仓恢复的身体又开始隐隐作痛
“滚”咬牙切齿地吐出一个短促的音节,可对方还是不要脸地凑近
“不要红糖水啊……那要不要我去偷一支花青素?”
Purple劈手夺过一碗粘糊糊的糖水扣到Ennard头上
(花青素是使紫薯显紫色的主要物质)

住Purple楼下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房客表示
楼上同居两人的信息素分别是紫薯味和黄油味的
一到发情期味道真是不可描述

两人只是大晚上打了一架而已(微笑

姐妹地点的正确打开方式

填坑
0
“你看凳子上没有502了!”
“哦”
“你晚上还可以随便逛!”
“……”
“而且没有电量限制!”
“……”
“风扇换成中央制冷了!”
“……”
“没有人在窗外等你谈人生!”
“……”
“也没有人会突然跑过来给你一个惊喜!”
“……”
“是不是很开心?”
“……并不”
1
“啊啊啊啊啊我的眼睛啊啊啊啊啊啊”
从此再也没有玩具敢趴在桌子下面观察保安
(保安:怎么,你们能趴在洞口看我就不能戳了?
2
“诸位,我一个人拉不开挡板,麻烦过来一下忙谢谢。”
貌似不算作弊吧
(玩具:你能戳我们眼睛凭什么不让我们合力把你拎出来?
3
保安高高举起手中的控制器
“今夜,不是你死,就是跳闸”
4
Ballora觉得保安很天真
不发出声音自己就找不到他吗?
是不是傻,不发出声音就说明位置不变
自己顺着之前的方向找过去就好了
(不要低估一个玩具的听力
5
“保安屏幕太乱我帮你输入吧”
“不用我看得清”
“保安停电了你去修电闸吧”
“不用我有备用发电机等一下会自动启动”
“保安过音乐厅的时候记得带手电”
“不用我自己带了一个大功率常亮的”
“保安停电的时候要小心玩具哦”
“不用我白天已经把他们固定好了”
(Hand Unit:???
6
本来想通过戳鼻子调戏Freddy
结果刚碰到对方脸就弹开什么的
可以说是非常尴尬了
7
今晚Ennard老大去保安家里谈人生
然后被轰了出去
字面上的意思
(保安:宪法第二修正案万岁
8
散了吧散了吧这游戏没法玩了
Hand Unit不耐烦地摆了摆并不存在的手
你是我带过最差的一届保安









PS:
有枪了不起啊
有本事不要在店里刷EP啊
                ——By Ennard
(不,我要刷的

存梗

AU向/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醒醒

1.[打卡]约会中途遇车祸暂时失忆GF/车祸原主死亡借尸还魂厉鬼ST

2.隐退顶尖特工鸡姐/同居室友粉切黑文职杯糕(TC?

3.高冷霸气资深流浪驱魔人狐狸/梦中杀人鬼王熊爷

4.[打卡]痴情电话/灵体Purple

5.乐团前任首席小提琴手现残疾音乐家ST/新任指挥Puppet

6.都市怪谈异能者尸体傀儡师Ennard/不幸遇害后被做成有自我意识的傀儡的顶尖战力异能者Purple

7.死亡马戏团幕后黑手老板Ennard/得力助手马戏团王牌Funtime Fre

8.平行世界强大御鬼宗师cris&一众鬼使噩梦组/正常世界微自闭正太cris

9.学院三好学生五好青年熊爷/镜子里的黑化扭曲自我Nightmare Fre

10.温柔医生狐狸/自残倾向天才艺术少女Mangle

11.真杀手(保姆?)伪贴身保镖Purple/暗杀目标天真豪门大少爷cris

emmmmmmmm……

游魂 Part2/双PG

双PG/脑洞/现代/灵异AU/时间线在P1阿紫死亡和两人同居之间
1
我抬起头,挂钟的塑料外壳在消防灯下反射着莹莹的绿光
23:30
再过十分钟他就该来上班了。我把半个身子从墙内伸出来,假装自己是一个挂在墙上的标本——一只鬼总要学会找到不同的乐趣,要不然会被漫长的时间逼疯
他会像往常一样抱怨几句自己的工资,坐下检查监控,然后把画面调到保安室,窥视他今晚的猎物;而我则在旁边琢磨着新的花样,绝大部分时候是在他的头顶飘成各种姿势,日光灯的光线随着我的动作闪烁不定
但他什么都看不见,真是可惜
2
手边的文件又莫名其妙地乱了,这种事三番五次地发生简直是对一个强迫症患者的折磨,可是这家破店里明明没有风
我靠在椅子上,漫不经心地想,所以这个保安又能坚持几天呢?
两天?三天?哦他能熬过今晚就不错了。即使他能做完合同上的工期我也不会放过他的
死在这家店里的不应该只有他一个
确实不止他一个
不过会有更多人的
啊……或许自己还是比想象中更在意那家伙,要不然怎么会在辞去工作后许久又回到这个鬼地方
我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前几天刚换的日光灯又开始闪了
电路问题,大概
3
趁他转身的瞬间,我又把刚整理好的文件弄乱,然后欣赏他复杂的表情
这可不是之前整晚找我叨嗑的报复,只是让你的夜班更有趣一点
我盯着视线里自己半透明的手若有所思
自己的力量似乎在一天天增强,从最开始只能呆在安全室忍受着皮套的霉味,到后来可以在店里闲逛,再到现在可以碰到轻小的纸张,光线在穿透身体的时候也会发生微弱的扭曲
这是随时间自然产生的能力,还是某些人不断找来的新鲜灵魂滋润的结果,我不知道
啧,说到某些人,他的想法可真是令人琢磨不透
明明在别人临死都不愿意上前看一眼,却又在辞职之后又回到他死亡的地方
当时他站得那么远,我在剧痛中跪在地上,甚至没能看到他的脸
4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早就死了
我一遍一遍的对自己说
死前那么令人讨厌的人死后也依旧令人讨厌
每当我闭上眼,就能回到那一刻,空气中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这就是所谓的阴魂不散吧
5
在我走神的时候,那个新来的保安居然找到了他藏身的地点
我当时怎么就没有找到呢?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电话头明显也走神了,他看着迎面砍来的消防斧毫无反应
明明是可以躲开的,那个傻子怎么不动呢
身体一如既往地穿透了活人的血肉,我不知道哪来的力量,将灵魂压缩成一点,砍断了吊扇
高速旋转的叶片下落,在那个保安的颈部造成一道整齐的断口,像开闸的消防栓一样,鲜血喷涌而出
全身传来的虚脱感让人有一种下一秒就会消失的错觉
不过鬼确实会消失,我模模糊糊地想
红色的液体溅进了他的眼睛,可他受到刺激的眼睛里却逐渐亮起一种奇异的神采
6
“……Vincent?”

幕后:SpringTrap终于忍不住从陷入自嗨的作者手里抢回了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