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veris Usher 咸E

博爱的杂食性动物
杂物堆积的角落

三角理论/双金(微紫金

某种意义上被催更后神游的产物
虽然只有梗是成熟的,但还是试图把它码出来了有空复建
1,3可以当做单独的双金糖(渣……
但!是!剩下的慎重
真的慎重

好了正文

1
Spring做了一个噩梦
梦见Goldy毫无生气的眼睛在熊熊火光中看着自己
不过他很快就惊醒了,惊醒时正好对上搭档错愕的眼神,原本打算摇醒自己的手停在半空
所以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脸红呢?微不可查的红晕映在对方金色的眸子里,Goldy似乎是疑惑地眨眨眼
……从这个角度看Goldy的睫毛好长
“发什么呆,马上就要上台了”搭档不轻不重地在自己额头上弹了一下
2
Spring眼睁睁地看着人们从屋外涌入,自己却无法移动分毫
就像暴风雨中的小船面对漆黑的浪头无能为力一样
但他们并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身后的Goldy茫然地看着手上的鲜血,仿佛是感到脸上不正常的温热,试探着伸出手摸了摸,脸上立刻多了一道刺目的血痕
“放开他!”Spring在人群中拼命挣扎,看着Goldy毫无反抗地被人们越拉越远
“为什么!这又不是他的错!”Spring推倒了旁边几个人,抬头看到呆呆的Goldy,莫名冒出一团火气,“你——倒是说句话啊!”
梦醒
3
“喂……”
“醒醒啊”
“真是……明明是你闹着要出来的”
Spring在长椅上睁开眼睛
“我离开这么一下也能睡着”Goldy挨着自己坐下,递过来一个甜甜圈,“呐,刚出炉的”
Spring这才清醒过来
今天好像确实是自己说要出来看雪来着
“不吃吗?”
Spring盯着手里的甜甜圈,上面的热气轻盈地在空中打个转,消失在寒风里,细小的雪花落在面包上,迅速被融化
“Goldy……”
“嗯?”
“怎么才能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呢?”
“这个……”Goldy歪着头想了想,还是认真地答道,“好像是……如果是梦的话,有很多简单的事反而做不出来……”
“……”
“你不会觉得自己在梦里吧?”
Goldy坏笑着凑过来
“诶……”刚刚还在盯着甜甜圈的Spring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嘴唇上柔软的触感一闪而逝
“这样呢?”
“诶诶诶诶诶!”Spring的手胡乱扑腾着,身子却依旧向后倒去
4
Spring不安地在房间里徘徊,时不时看看窗外
Goldy还没有回来
窗外的雪越来越大了
“……就像一个莫比乌斯环一样,它在不断循环往复……”电视里的主持人用手画了一个躺倒的8字,但Spring完全没有在听,烦躁地换了个台
这次是新闻播报:“……这里是事故发生现场,几分钟前一辆客车在这里失控,冲上人行道,造成两人死亡,多人受伤……”
Spring又看了看钟
应该……不会有事吧?
这么想着,Spring还是抓起了外套
……
……
……
……
……
……
……
……
……
……

再次醒来时眼前还是那间安全室
Goldy坐在角落,身上脏兮兮的金色快和布满污渍灰尘蛛网干裂翻卷的墙纸融为一体
全身都痛得要命,好像每根骨头都被碾碎了
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很狼狈吧,Spring复杂的眼神在半空涣散
error
“不对……
不对啊
你这个混蛋
不是早就死了吗……”
Spring自嘲般低下头,眼角余光里火焰的光影愈来愈近
0
“哟,醒了啊”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消毒水味,坐在病床边看书的Vincent头也不抬
“反正不是第一次这样了,我就少说几句
你可以选择醒过来,或者闭眼,梦总是会继续的”
当莫比乌斯环被打破后,正反面就永远无法彼此遇见了
过了很久,病床上的Spring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Vincent站起身,把刚刚抓来作掩护的书扔到一边——如果Spring有心,或许能发现他其实一直把书拿反了——走出房间,发泄似地摔上门
靠在门边,Vincent丝毫不顾规定,点上一支烟
自言自语和烟雾一起消散在走廊里
“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如他啊?”
房间里的Spring用力攥紧了床单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