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veris Usher 咸E

博爱的杂食性动物
杂物堆积的角落

Five Night at……(续

(两个结局预警
几分钟后
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拎着小弗莱迪和绒毛陷阱的封不觉(是的,他在卧室旁走廊的死角里看到了这个坐在高脚凳上的兔子玩偶,并在发现其被光线照射时无法移动后,果断地把它拎在手里),在寂静的走廊里缓缓而行
“走了这么久居然没有碰到玩具……连个能充当武器的东西都没有……再这样下去……“封不觉看了一眼手上的玩偶,“就只能把你和手电以某种物理方法合体以防万一了……”小弗莱迪眨眨眼睛,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他的话
”除去窗户和门都被锁死无法打开这种剧本普遍尿性之外……收获大概是那个坏掉的监控屏幕和另外的病历纸……从内容来看这个剧本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转过一个拐角,在一面造型和摆放位置诡异的镜子被手电晃到的瞬间,封不觉看到自己在镜中的倒影似乎出现了刹那的扭曲:手里电筒的形状近乎某种利器,而拎着的玩偶也变成了扭曲的人形
封不觉凑到镜子跟前:“嗯……如此看来……卧槽!”
只听一阵脚步声渐近,一个狐狸玩偶从走廊迅速逼近
噩梦霍斯(Nightmare Foxy),FNAF剧组速度扛把子,在进化(一代到四代)的过程中逐渐具有了偷电,伪装破除,及短距离速度加成的能力,并凭此收割了无数保安的性命,和无数粉丝的……算了先不提这事
“闪手电没用,面对我手上有人质的喊话也没反应……最快速度的冲刺只能勉强拉开距离……这样下去不妙啊……按现在的身体素质,即使丢掉玩偶也只能再保持这个状态一分多钟……”封不觉在奔跑中顺手拉倒一个落地灯,“啧……这么快就要放弃吗……”
再次转过一个拐角,封不觉渐渐放慢了脚步——身后的脚步声已经突兀地消失
“如果不是它良心发现意识到追杀本大爷是极其错误的选择的话……那就说明……”觉哥心里暗道,已然进入了高度紧张的状态,“有更危险的东西出现了。”
转过身看着毫无生气地悬浮在半空,而且极有可能和某scp一样有瞬移能力的金色玩偶,封不觉扯了扯嘴角:“你好啊Goldy”
“理论上说……虽然金熊和173一样会瞬移,但它应该不会做出那种直接利用瞬移杀人的事,而是'瞬移到玩家可见范围内'再进行扑杀……”
在金熊动的瞬间,封不觉也动了,只见他一手抓着小弗莱迪挡在面前,另一只手抓着绒毛陷阱挡住腹部,直接迎向了扑杀。在金熊把小弗莱迪一巴掌拍开的瞬间,封不觉也从它的身边冲过
身后传来低沉的咆哮和破空声,但深谙恐怖片逃跑作死之道的觉哥并没有选择回头,而是又向身后扔出了绒毛陷阱
从身边玻璃的反光来看,相当出人意料的是,金熊这一次没有直接拍开玩具,而是一个急刹双手将其接住放到地上
就在这关键的几秒钟里,封不觉的视野突然陷入漆黑,画面中央的数字从5:59变成6:00,六点的钟声悄然响起
几个数字一阵扭曲,在半空崩成一堆乱码,组合在一起竟又成了12:00的字样
画面再次亮起时,封不觉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房间
“意料之中的转场啊……不过……”觉哥以自己的表情生动形象地诠释了下体某个部位的强烈疼痛,“最后那是什么鬼啊喂!区别对待是几个意思!作者到底想表达什么难道是双金大法好吗!”
“叮铃铃……”电话铃声突兀地响起
“f**k you”封不觉接起电话下意识爆了句粗口
电话里的杂音有些沉闷,似乎隔着房间传来:
太可怜了……
是啊……
你看到他的伤了吗?
整个前额叶都没了。
那么小一个孩子……
听说是意外
也有人说是校园欺凌
还是小声一点吧,不要刺激到他
忙音。
封不觉依然没有挂上电话
过了一会,电话里传来尖利的叫喊:
所有的事情都是谎言!
这次到是真的没有后续了。
“果然……这就是所谓的'漏洞对话'吗……”封不觉沉吟片刻,望向床头
墙上的血渍已经发生了变化,字迹愈发潦草:
我快没有时间了(I'm running out of time
房门外脚步声响起,随后站在门边的封不觉着实被震
了一下
当然,不是因为惊吓,而是……
“哦玩偶居然会撞门强攻了不错啊。”
“这样下去……估计这扇门也支持不了多久……从电话的提示来看这个剧本是越快结束越有利的……反正说说又不会怀孕,”封不觉锁上门走到桌边,抄起电话听筒,权当是醒木在桌上一拍,“其实!从剧本刚开始的时候本大爷就怀疑了……啧真不经摔……这种限制性角色扮演系统没有提示外貌更改,仅仅是身体素质调至正常人水准,片头cg里的主角是个孩子,但一个正常的成年人的身体素质怎么也比青少年好一点吧……
何况,这个骚年怎么会见过弗莱迪保安的门禁卡和监控屏呢?以及各种对话和幻觉,好吧还有本大爷的记忆,都显示出,真相,只有一个!
与其说这是那个丢失了前额叶的小孩的梦境……不如说是另一个人的……一个跟他有着深深的羁绊,为他的死亡而疯狂的人……”
话已至此,房门的撞击声愈加频繁。床头,桌角,天花板,无数细小的裂缝延展开来,蛛网般将整个房间包裹
随着“咔”的一声脆响,世界分裂为无数碎片,无尽的黑暗喷涌而来

首先的感受是寒冷
有光,朦朦胧胧的一点,在极远处飘荡,柔和的光晕如潮汐般微微起伏
“叔叔?”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
封不觉回过头,看见一个小孩正怯怯地扯着自己衣角,背后浮着一个玩具熊的虚影
“你会原谅我们吗?”
“当然……”封不觉微笑着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头发触感不错,但比起自家阿萨斯还是差远了,“不会啊。”
孩子的神情一愣,眼神瞬间变得怨毒起来
就当封不觉防备他有所动作时,孩子的头猛地一歪,颈部出现的巨大伤口里,血液喷涌而出,粘糊糊地糊了觉哥半边身子
光芒熄灭,世界陷入黑暗
“卧槽这就过场了?不应该是我拒绝他的请求再balabala一阵嘴炮阐述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然后论证观点思维强暴得出结论你们这些熊孩子自作自受最后说重点是被叫了叔叔吗喂!这种富有哲理蕴含精华的全文精彩片段就这么略过了真的好吗!”
封不觉冷哼一声:“说白了就是作者根本不想写,不,是写不出来吧……切,明明是这种一撅屁股就能拉出来一大段的文字……”
[结局一]
好了我们不要管他看片尾cg吧
【主线任务已完成】系统冰冷的提示传来【观看结局后将自动传送】
“哦这就没了……所以如果我在梦里间接自杀……比如说把头塞进Goldy嘴里什么的……也算是自己选择了结局吗……”
眼前是一家破旧的披萨店,高温使空气变得扭曲,火舌在店内肆意喷吐着,滚滚浓烟夹杂着金红的灰烬飘向半空
一声巨大的轰鸣响起,热浪掀开了紧锁的店门,建筑的残片飞溅而出,隐隐约约似乎能看见店内一个几乎燃烧殆尽的机械玩偶
那是一个金绿色的兔子玩偶,一边的耳朵不知为何折断了
而在这时,消防车才姗姗来迟……
画面渐暗,几行字幕浮现:
垂死的太阳已在桥拱下睡熟
仿佛拖在东方的长长的尸衣
听,亲爱的,听温柔的夜的脚步
“哦所以是死了的意思吗……最后还拿几句意义不明的恶之花强行凑字数……啊随便了你开心就好……”
[结局二]
当封不觉再次获得身体的掌控权后,第一时间注意到的是自己如高台跳水般下降的血量
然后是灼热的空气和一股刺鼻的焦味
再然后才是自己行动有些僵涩的身体和改变成某种金属、皮革,和少量生物组织的混合造物的人物外观
撞破门冲出这个全封闭的房间后,系统提示传来
【鬼屋将在30秒后爆炸,倒计时开始】
“因为是恶灵附身的玩偶所以并没有受到高温窒息之类的异常状态吗……”封不觉念叨着跑出走廊,鬼屋的大门就在不远处
“居然是扮演这个角色啊……大门好像锁上了不过以现在的能力,”他朝半空打了一拳,竟是带起破空之声,“就算锁了随手拆掉应该不是问题……不愧是Boss……”
即将冲到门口时,封不觉却生生停下了脚步,拐进了一旁的保安室
一个夜班保安瘫软在地上,艰难地呼吸着
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问封不觉这句话,他大概会非常得瑟的来上几分钟贯口,然后加上一句……
要不然他就不是封不觉了
此时,距离爆炸不过十余秒
封不觉粗暴地踢开压在保安身上的杂物,将他拦腰扛起。于此同时,天花板上掉下一块钢筋,硬生生地发反应降低的觉哥的右腿削去小半
“这是剧情杀吧!一定是吧!哪有掉落屋顶加速度这么大的……”一边吐槽一边在将保安扛起的时候,封不觉又意外地发现他身上居然有不少伤口,大部分还很新鲜
可此时的情况不容他多想,尽力不牵扯到大伤口,封不觉又一次冲向大门
【5】
封不觉目测了一下自己离门口的距离
【4】
封不觉换了个姿势将保安抱住
【3】
封不觉深吸一口气蓄力……虽然这似乎没什么用
【2】
封不觉将保安用力向大门投出
门原来没有锁,那把锁仅仅是挂在上面
保安重重地摔在了柏油路边
【1】
身后有爆炸声响起,一股灼热的气浪愈来愈近
在自己的生存值归零的瞬间,系统提示响起
【主线任务已完成】
【观看结局后将自动传送】
……
……
……
梦惊禅回到会议室开门的一刹那,看到瘫在沙发上的鬼骁,立刻猜到了真相:“你是不是又一个人排本了……”
鬼骁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
“而且是限制性的副本……”
“……”
“而且还是有各种惊吓桥段的那种……”
鬼骁拍案而起:“有本事你试试在一个鬼屋里当夜班保安整个晚上就看监控防止机械玩偶跳杀动不动还要被幻影拉进幻觉啊!”
“好好好……”梦惊禅随手拉过椅子坐下,“撇开你一个人偷偷下本到底是不是因为被封不觉的嘲讽刺激到了打算自我锻炼一番不谈……我比较好奇你是怎么通关的”
“我怎么知道……”鬼骁翻了个白眼,“莫名其妙就通关了啊……”
自己放火又莫名其妙被本应烧死的Boss救了这种事,作为一个职业玩家才不会说呢

(填坑,耶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