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veris Usher 咸E

博爱的杂食性动物
杂物堆积的角落

Five Night at……

渣文笔预警OOC预警
剧本与FNAF原作剧情无关
YOU HAVE BEEN WARNED
    【疯不觉,等级50】
    【请选择您要加入的游戏模式。】
    【您选择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请确认。】
    【已确认,剧本生成中……】
    【载入开始,请稍等。】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一个嘶哑的男声缓缓道出开场白。
    【载入已完成,当前您正在进行的是单人生存模式(噩梦)。】
    【本模式提供剧本简介,并有几率出现支线/隐藏任务及特殊世界观。】
    【剧本通关奖励:拼图牌*3】
    【即将播放剧本简介,播放完成后游戏将即刻开始。】
     cg镜头以上帝视角在一座繁华城市上空盘旋一周后,渐渐拉近到一座近似医院的建筑中,于此同时,一个略带稚嫩的声音开始了独白
“我被困在一个噩梦里……”
镜头以虚焦转进病房
“一个可怕的,不断重复着的噩梦……”
“啊……莫名有种不详的预感呢……”封不觉虚着眼有气无力道
画面清晰起来,少年躺在病床上,头部被绷带包裹,身边放着一个紫色的兔子玩偶
“那些机械玩偶……它们在夜里狩猎我……而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一点光芒和几乎不存在的屏障……”
“喂喂,我只是随便说说不会真的是那样吧……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把头卡在奇奇怪怪的地方……”
“我……能活过今晚吗?”
“被自己的想象杀死在某种程度上和溺屎一样憋屈……”
镜头一个俯冲,表现出扑通跳进别人脑海的错觉,画面归于黑暗
一行字幕在眼前浮现:12:00
【主线任务已触发】
【迎接自己的结局】
“果然是限制型剧本啊……”封不觉用不到一秒的时间确认自己行囊技能栏装备灵能武器数据视角都被封印,身体素质也与常人无益,随后简单地观察了一下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似乎是一个儿童卧室,地板刷成明亮的蓝色,墙壁是白色。房间两边各有一扇门,另外两面墙边一面放着一个推拉门衣柜,另一边的正中放着一张双人床,床边有一个床头柜,墙角放着书桌
而此时,封不觉正坐在床边,手边安静地躺着一个手电筒
“可惜任务不是寻找丢失的前额叶……”此时,封不觉基本上可以确认自己所处的副本
在当年自己仍年轻,想方设法地寻找恐惧的时候,也了解过恐怖游戏Five Night at Freddy's。之后的某天,小叹偶然问起FNAF究竟是什么时,封不觉是这样回答的:就是一个你不小心弄死我我不小心弄死你造就一群大半夜梦游的机器和各种神奇的cp的鬼知道作者脑子抽什么风的永远未完成的故事
主线任务触发的同时,书桌上的电话突然发出刺耳的铃声
在封不觉犹豫了一下,关上两扇门走去接电话的途中,无数念头从脑海里闪过
“按照原本剧情,'我'被几个熊孩子欺负,塞进机械玩偶嘴里,咬掉前额叶,然后在医院做了几天噩梦领便当,而我爹为了帮我复仇又弄死了那几个熊子……”封不觉的眼角微微抽搐,可能是想到某位姓顾的人,“按照惊悚乐园的尿性……不可能让我安分呆房间混五个晚上,如果只是闪闪手电关门作新手教程都算简单的……也就是说,现在每个玩偶都可能由艾德曼合金打造,内部系统媲美天网,还自带纳米级机器人作自我修复……”
接起电话,里面传来几个嘈杂的人声:“天哪……
看看你做了什么!
那是……血?
我不是故意的!
可恶,不是你的主意吗!
我只想开个玩笑!
现在……怎么办……”
声音中断了几秒
“我说……这只是个意外……
只是个意外。
可是……
是意外。”
电话里传来忙音。
封不觉并没有急着挂断电话,而是耐心地等上两分钟,才把电话放回原位。
回头时,床头上方的墙壁开始渗血,蜿蜒的血迹刺目,在雪白的墙壁上汇成一行英文:
没有人应该承受这种事(No one deserves this
“无论怎么说,少一块前额叶都是宝贵的人生经验……”封不觉站到床上,凑近血迹观察,仿佛是观察即将下火锅的猪血“很新鲜,这家可以和血库联系一下……”
急促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
封不觉也果断地从床上一跃而下,以最快速度冲到门边,直接关上门并按下反锁
在门被关上的瞬间,一种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在门外响起
“趁着玩家观察血迹偷袭……不知道来的是哪位……”封不觉趴到门缝处,“嗯,果然看不到”
声音消失之后,封不觉打着手电开门,映入眼帘的赫然是墙壁上几道深深地沟壑
“如果是玩具造成的话……原作里那种背后偷袭强拆的方法就不可行,但!是!”觉哥踱到床边,以一个(自认为)十分帅气的姿势“唰”地掀开被子,“这种程度的困难怎么可能阻挡本大爷的步伐……”
二小时四十五分钟后
从床垫里翻出来的闹钟显示着5:30,一只被床单被子五花大绑的小噩梦弗莱迪(熊形机械玩偶,会于玩家不注意时爬到床上,集齐三个可召唤噩梦弗莱迪攻击玩家,可用手电驱逐)生无可恋地看着另外两只坐在床上的同伴,在它极费力地挪动至床边时,又被从门口回来的封不觉一脚踢开
毕竟反复叙述开门关门未免有凑字数的嫌疑,在此我们大概了解一下封不觉在这段时间做了什么:
首先,他做出了一下总结:房间的门只能锁上十秒然后就会自动解锁,手电仅能驱赶玩具而不能对其产生实质伤害,剧本里时间的流速与现实比为一比二,房间里的家具都无法移动,只要让三只小噩梦弗莱迪不同时出现在床上噩梦弗莱迪就无法出现。尽管小弗莱迪的战斗力能让人在损失少许生存值和小半体能的情况下用摩擦系数大的材料卡死关节的方式制服,但和噩梦玩具硬肛仍然是找死的行为
其次,封不觉在对房间的搜索中发现了一叠病历和一张门禁卡,病历上没有任何与治疗有关的内容,而是一些极其潦草的手写句子: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玩笑?哈,这是个玩笑
活下去……
必须……(划掉
“嗯快到六点了……”封不觉走向小弗莱迪
“孩子啊……”小弗莱迪的机械眼警惕地眨动,看着这个男人诡异地微笑着在自己面前蹲下,“想不想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反正,无论是假惺惺地打个招呼还是反手掏出喷枪冲眼睛一怼,都算迎接的一种方式……既然是迎接总要自己选择不是吗。我只会把你拎出去,必要的时候当一下防御及攻击工具而已,如果你不配合的话……”封不觉继续道,“我就把你的电路里塞上屎哦?”
TBC
(大概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评论(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