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veris Usher 咸E

博爱的杂食性动物
杂物堆积的角落

程序,第五夜,谈话以及轮回/ST×三代保安(?

短文 瞎写
尝试第一人称预警
难得假装正经预警

已经五点半了
我瞥一眼钟,又看看玻璃对面的兔子人偶,叹了口气
“喂……你难道不想谈谈吗?”Spring把一只手按在玻璃上
“如果你所谓的谈话是关于如何把我塞进皮套里的话……”我不动声色地按下播放键,“我拒绝。”
孩子的笑声在鬼屋里响起
然而这一次Spring没有离开:“你不会死的,那个玩家的反应不错。再说……我只是'应该'把你杀死而已……”
“而我也'应该'把你挡在外面。”
“执行任务罢了。”
“反正,我们只是程序。”
……
“你该走了。”
“可我并不想。”Spring说着,消失在阴影里。
我再次按下播放键
……
过了几分钟他又从通风管过来了,说实话有时候我真想让他进保安室一了百了,但玩家显然是不愿意的,他叫我把通风管关上再播放笑声,好吧,听你的。
……
5:59
或许是因为那个人的疏忽,Spring站在了门口
我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潮湿腐烂的味道,走廊的微光照在他身上
这只金绿色的兔子
“不动手吗?”我转过身
“反正也没时间了……”
“这是第几天了?”
“第五个晚上。”
“……结束之后会怎样?”
“大概会消失吧。”
消失吗?
“作为一个程序你想的太多了。
消失又怎样?为自己的一生感到悲哀吗?
你真正存在的时间又有多久?一切所作所为都是一段代码罢了。
……而你却要承受并不存在的过去所带来的痛苦。”他最后的话似乎是对自己说的。
……
时钟跳到六点。
鬼屋的五夜结束了。
……
我看着一模一样的景象:“我操你大爷为什么有加班!”
我已经厌倦了这个游戏
我要离开这
现在
它要把我逼疯了
我冲出保安室向大门跑去
随着我离开保安室,店里渐渐染上一层血红色
有一股力量在拽着我回去,但我拼命地跑着
大门在眼前放大
十米
五米
三米
一米
我打开门,一脚踏空,向下坠去



有东西抓住了我的手
好吧,他丝毫不懂得控制力道,我觉得我的手快残废了,破碎冰凉的金属和皮套嵌入皮肤里
“如果你确认要继续,我不介意松手。”Spring眯起眼睛
我向下看了看,眼里只有一片漆黑背景里晃动着的双脚:“……我以为外面会有东西”
“确实有东西,虚无。”
“你怎么知道?”
“拜托,”Spring加大了手里的力度,“程序只有这么大,当你每晚舒舒服服地呆在保安室的时候,我可是在店里不、知、疲、倦地游荡啊。”
“那是你该扮演的角色……”
“你也应该老实呆在保安室……”
“按照程序走不好吗?”两个人用不同的语气异口同声道。
……
店里血红的光芒愈盛
system error
……
世界在眼前支离破碎

我悠悠转醒,眼前浮现出一排字幕
Night 1 12:00
重启……吗?
我四处张望了一下,但玩家已经在催促我看监控了
打开监控,切换画面
某个画面里,Spring意外地出现了,对着监控嘴巴一张一合
我想我读懂了他的唇语:
这次我大概会认真来杀你的
微微一笑,躺倒在椅子里,盯着鬼屋熏黑的天花板,我喃喃道:
随时恭候。





碎碎念)所以……连ST的唇语都读的出来……“我”也是很厉害
心里难受写出来的东西也是怪怪的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