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雨 咸E

高二长弧
博爱的杂食性动物
清水的清
短小的雨
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喂

游魂 Part 1/双PG

Mon点的文
双PG/脑洞/现代/灵异/时间线死亡

我最近经手了一件奇怪的案子
一位先生的家里遭到了入室盗窃,作案人是个惯犯,这次可以说是让他终于落网了
屋主名叫Scott,单身,是FREDDY披萨店的一位夜班员工
屋主当时不在家,街角的监控和工作地点的员工都可以作证。邻居在半夜听到屋里尖叫然后报了警,警察赶到的时候就看到那个小偷蹲在院子门口,半边身子都是血,一条胳膊被拆掉了
请注意我用了“拆”这个词,因为他的一侧肱骨与肩胛骨和锁骨被某种力量分离开,而彼此都保持着完整性,骨头表面连一丝划痕都没有
并且,那条手臂是在门口找到的,从地上的血痕判断是从屋内拖到了这里
凶器很快就找到了,是客厅里一把装饰性的西式厨刀,当时还在滴血
请相信我们的刑侦能力,那个晚上屋里绝对只有他一个人
值得一提的是,那个惯犯说他看见“鬼”了,正是那个鬼把他的胳膊卸下来的
该死我可不想接受这个说法
毕竟即使是他自己给自己动了“手术”也比一个“可怕的,紫色男性鬼魂”靠谱


Vincent走进保安室
不愧是120刀一周的工作,你还能指望怎样?
不过桌上的那个东西还是出乎他的意料
一个耳机压着纸条“Listen to me”
如果可以重来,他一定不会去拿那个耳机的,这直接导致自己莫名其妙听了另一头某个保安持续近两小时小时的碎碎念
这两小时里他说的唯一一句有用的话就是:“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可能会关注一下那些在走廊里游荡的贪玩的小可爱……毕竟我可没有心思和它们玩耍,谁会给自己招罪?哦不不不我可什么都没说,什么都不会发生的放心吧……”
当然,自己也还没有傻到那个程度
“怎么会呢,在这里做保安可是相当安全的”另一头的声音把“安全”这个字咬得特别重
怎么说呢,起码在Golden Freddy闯进保安室之前Vincent还是相当愿意相信他的
而在这之后耳机里才传来戏谑的:“忘了告诉你,他们似乎热衷于把人当做没有皮套的骨架或是没有骨架的皮套……可那又有什么区别呢?不就是塞和被塞的关系”
还好他机智地抄起旁边的消防斧把它轰了出去
看来夜班保安的职位比自己想象的有趣些
其实保安的日常就是小心一下玩具&和Scott叨嗑
[之后的某一天]
“听着Vincent,我想我喜欢你”
门外的Golden Bonnie后来回忆说那时真是被里面飞出来的消防斧吓了一跳
“起码我不用隔两天就和一个新人解释店里的工作规则”
“……说的好像你讲过一样”
“但我是认真的”Vincent明显听得出对面的笑意
“你是指解释工作还是……呃……”
“当然是后者”
“变态”
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意外地没有什么反感
[再之后的某一天]
今天很反常
Scott没有打电话过来,虽然自己一直带着耳机
而那些玩具简直是疯了
又有什么办法呢?
看了看才一点就将近见底的电量,Vincent拿起工具,走出保安室
一个小时后,他成功地弄清了玩具的内部构造和连接方式
身上还有一股淡淡的机油味的Vincent精疲力尽地回到保安室的时候,看到里面居然有一个人影
一定是打开方式不对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一开口是无比熟悉的声音
果然是打开方式不对
就在他转头就走的时候,按下了关门键,与此同时,电量耗尽
“电量耗尽的刹那系统会维持之前的状态。”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走不出去了吗?”
“是的
所以……好好享受这个晚上吧。”
好像有人从背后抱住了自己
妈的


好吧,那些烦人的警察总算是放弃了
Scott打开大门
整整让自己无家可归了三天
关上门,面对空荡荡的门廊说一声:“我回来了”
没有任何回答,意料之中
Scott立刻走到客厅
他家的客厅里一直摆着一个玻璃花瓶,花瓶里总是插着鲜花,底部有一些似乎是装饰性的大小不一的白色碎片。由于三天没有换水,里面的紫罗兰有些憔悴
Scott用指尖夹起一块碎片端详了一会,又随手把它丢回花瓶,走进洗手间


“我还是想确认一下,真的没有任何东西丢失?”
“先生,请相信我们警察的……”
“哦是吗,你怎么知道自己没有遗漏一些角落。”
“我们……”
“例如……我客厅的花瓶”
“请放心,我们已经做了极其细致的检查”
“好吧”Scott耸耸肩
“允许我好奇一下,”警官皱着眉头,“那个花瓶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这个啊……你不认为那是个很漂亮的花瓶吗?”Scott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打开水龙头,乳白色的雾气冲腾而起
在水流下睁开眼睛的Scott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个紫色的人影
那是一个半透明的男人,悬浮在空中,周身环绕着几把餐刀和各种锋利物品,利刃气势汹汹地对着自己
“嗨……”
“三天。”Vincent的语气有些不善
“还不是因为你……”Scott扯了扯嘴角
“和我有什么关系?”Vincent瞬间飘到了身后,手顺着身上的水流一起滑下
感觉像是一股粘稠潮湿而冰冷的雾气
鬼魂都是这样吗?
好像有点怀念以前那个容易欺负的他了
不过……
这样似乎也不错
水花四溅


如果你一定要从我家拿走什么东西的话
请你务必留下那个花瓶
或者说,花瓶里的东西
你知道从玩具骨架里把一个腐烂已久的尸体分离出来,并从中处理出一些相对完整的骨骼碎片有多不容易吗?
我以前从不相信神
但我知道灵魂是存在的
所以,或许天上真的有那个混蛋在某个地方偷窥着我们
我到底应该诅咒他,还是应该感谢他呢?
似乎是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但是,当你的眼前被一片紫色充斥的时候,真的想不了这么多



绝望地趴在手机前
总之是很慢热的一篇文吧没有明显的糖
大概没什么人会看完(笑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