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veris Usher 咸E

博爱的杂食性动物
杂物堆积的角落

只有我们存在的鬼宫/双金

一篇一换的私设出没:
1Goldy咬人之后精神失常
2双金生活在鬼屋
3双金都会杀保安
注:灵感来自爱伦坡的《鬼宫》&《厄舍府的崩塌》

“Spring好无聊讲个故事吧”
SpringTrap有些无奈地被人从背后抱住:“Goldy……”
有什么好讲的?过去的金色时光已不再属于彼此,而现在,鬼屋里只有已死的幽灵,和将死未死的躯壳。
“呐,读这个。”Goldy扔过来一本书。
鬼屋里居然还有书?Spring略微有些诧异。
这大概是很久以前某个保安留下来的,而且,Sping看着书上大片咖啡色污渍,莫名笑了出来,他应该已经死了。
书上的字句大多残缺不全,Spring随便翻开一页。
似乎是一首诗。

“曾有一座华美的宫殿——辉煌夺目——擎天而起”
当披萨店刚开业的时候也是这样……那是一座完美的宫殿,金色的宫殿,属于我们的宫殿。

“王旗灿烂金黄,在殿顶翻飞飘扬,这一切皆是前尘往事,那是微风轻拂,美丽祥和的日子”
……
“游人在那欢乐的山谷,透过两扇明亮的窗户可见……和着诗琴铮琮的音律,环绕着君王的宝座”
君王……那倒有些过了,但在那时他们确实是被人们喜爱着的金色,闪耀着。
特别是Goldy,亲爱的Goldy,孩子们喜欢他,当然。有时候自己的脑海里会闪现出一些模糊的片段,岁月窃贼遗留下的碎片,原本应该成为美好的回忆,现在却有一种讽刺的意味:他和Goldy被孩子们簇拥着,空气中回荡着欢笑,Goldy温柔地摸了摸身边一个孩子的头,然后抬头看着自己,微笑,眼睛在阳光下眯起,眸子里盛着鎏金般暖阳。
孩子……自已也一度很喜欢小孩子的,可那都是过去了。

“可是披着悲痛之袍的魔头,杀害了高贵的君王(啊!让我们哀悼,黎明不再降临于他身上,无比悲凉!)”
杀害?不,是种种客观条件让我们自愿变成这样的。
那一天,Goldy身上全是血,眼神茫然。又不是他的错,SpringTrap想着。改变Goldy的不是那团绞在一起红的白的器官,而是这之后人们的反应。
那一天,灿烂的金色变得污浊。
那一天,他看到Goldy身上理智的王冠坍塌。
那一天,他开始讨厌小孩子了。
至于黎明?
安全屋里可没有白天和黑夜,更不用说黎明。
平静带来治愈,而压抑带来疯狂。
自己从Golden Bonnie变成了Spring Trap……不,是Golden Bonnie死了,而SpringTrap诞生。至于Goldy……
呵。

Spring从书上移开视线。
Goldy不知道去哪了,大概是某件更有趣的事情吸引了他。
可能保安室又有了新的保安。
明知道没有用,SpringTrap还是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让自己的电路运转地顺畅些。
希望Goldy不要弄的得一团糟,要不然人们又该注意到这里了。

Spring把书丢到地上,活动一下关节。他已经听到人类急促的心跳,摄像头旋转的频率似乎加快了。
嘴角挑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希望他能让“我们”满意。
新一轮的游戏开始了。

掉落在地上的书页里,诗句仍在继续。
“而今游人踏进山谷,透过映出血光的窗拢,但见森森鬼影,伴着刺耳的曲声乱舞,若可怖的冥河般汹涌,闯过惨白的宫门,群魔已至,狂笑满耳,再不见微笑从容”

这是一座只有我们存在的鬼宫。
我亲爱的君王,你的宫殿已经坍塌残破不堪,辉煌化为尘土,自已也堕入黑暗的泥沼。但即使如此,你也绝不会是一个人,有人会来分享疯狂。
至于别人的看法?

保安绝望地感受到器械同时从两个方向将自己洞穿,骨头被碾碎发出不堪重负的呻吟,内脏在达到自身极限伸缩度后撕裂。

Spring看了看彼此手上的血迹和对方的微笑。
Goldy灰色眼中有一种兴奋,曾几何时,Spring记得,这双眼睛是湛蓝的,如同秋日澄澈的天空。
“Goldy……”轻声呼唤他的名字。
反正,在自己心里Goldy从未改变。

注:诗句全部来自爱伦坡《The haunted palace》,翻译采用三渣惊悚乐园中的版本(强势安利英文原版






讲真我也想被Goldy摸头(会被塞皮套的吧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