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雨 咸E

高三长弧
博爱的杂食性动物
清水的清
短小的雨
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喂

EP/画地为牢

#失踪人口诈尸系列
#说是ep但很可能会让人不舒服
#不知道怎么说但似乎不是刀也不是糖
#我家ep设定有坑系列
1
Purple跌跌撞撞地往前跑着,地下室门半掩,刺眼的白色从门外射入,在极度疲乏的眼里像一块白色的光斑
回过头,那一团机械还挂在管道口,似乎试图爬出来
继续跑,不要停
停下来你又会被抓回去的
“Purple……”沙哑失真的电子音从背后传来,有点质问的味道
闭嘴
它终于掉了下去,垃圾通道里传来几声金属的闷响,然后就是切割和挤压发出的刺耳噪音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这个噩梦它不会再来找你那些事都变成了过去
purple跑到外面,跪在地上大口喘息着,湿漉漉的柏油地面上氤氲着路灯一团团的冷光
啊,天空,自由的天空
purple突然笑了出来,起先声音很低,后来变成抑制不住的狂笑
如果别人看见自己一定会觉得这人是个疯子,purple愉悦地想到
脸上有液体划过,purple以为那是血,却没有想象中的腥味,咸咸的
是泪吗?
2
“能详细讲讲吗?”
“他……我的丈夫……制造出了一个怪物。这个怪物爱上了自己的制造者,但它也明白这是不可能也不被允许的,于是它试图清除所有障碍。”
“所有障碍?”
“它试图谋杀我……用店里平时送货的卡车……当然没有受伤,要不然我现在应该躺在医院,就像那个被误伤的路人一样,全身插着管子。我的丈夫知道这件事之后很愤怒……我觉得他应该也意识到了什么。他跟我说他要把自己曾经最得意的作品销毁,然后他出门,再也没回来”
“我听说它还有个名字?”
“Ennard。它叫Ennard。还请尽量不要在他面前提起这些,你知道,他……现在很敏感”
3
Purple打开花洒,带着几分凉意的水流在身上蜿蜒而下,让他不自觉颤抖了一下
这种冰冷粘腻的触感,和潮湿金属划过皮肤的感觉很像,真的很像,不知道是确实如此还是自己仍旧忘不了……
停下,又想起来了
浴室里渐渐升起雾气,purple觉得眼角似乎瞥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与此同时一声嘶哑的呼唤再次响起,重复了无数次的呼唤,自己的名字
浴室里的瓶瓶罐罐被狠狠砸向墙壁,purple靠着瓷砖跌坐在地上
浴室的灯好像变暗了,有些麻木的背后有什么东西缠绕着试图攀上来
都是幻觉吧,呵
4
“放松,我只是来做例行检查的。”医生举起手,示意自己并无恶意。Purple只是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过了一会才渐渐放松紧绷的肌肉
医生毫不在意地坐到对面,微笑着开始了交谈
“……真是一次愉快的谈话,先生,相信你已经恢复地差不多了。”
Purple一直盯着这个人,有某种很奇怪的感觉……具体是什么,他不知道,但不安却越来越强烈。很快这个模糊的想法得到证实——
“不过你有时也会回忆起那段时间不是吗?”医生的声音突然有些奇怪,带着尖厉的混音。他的皮肤下出现一个个隆起,并且四下游走,很快将皮肤变得松垮下坠
“真是美妙的时光啊……”
他的声音就像是快没电的磁带发出来的,低沉怪异的语调。Purple试图跑出去或者呼救,可身体却只能坐在原地,明明没有那些绳子铁丝之类把自己绑住。医生上前一步,像脱衣服一样抓住一边眼角,在被撑得不成型的组织中剥出自己的内芯
一个机械构成的,丑陋不成型的头颅。不知为什么Purple觉得这在意料之中
“Ennard……”他条件反射地伸出手
……
“很抱歉,但是我恐怕无法胜任接下来的工作了。”医生强压火气捂着头,指缝间渗出殷红的血液,“告辞。”
5
晚上,它又来了
果然是没有死
Purple躺在床上,听见门缝外的窃窃私语
居然没有直接出现在自己面前,看来它也厌倦了用暴力
……毕竟,囚禁一个人的方法有很多种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半夜。Purple烦躁地翻了个身,干脆披上衣服打开门
什么都没有,很正常
之前都是我在逃避你,现在你躲着我,怎么办呢?
这次干脆我主动来找你好了
感动吗?亲、爱、的
Purple幻想着将要发生的事,嘴角挑起一个诡异的弧度,轻轻摩挲着刀柄
……
就在那个拐角
它应该是背对着自己,或者感受器还没有修理好,总之它没有发现自己的接近
这次是真的结束了
Purple举起刀
6
Purple跪在地上咳出一口血,身上的刀伤很疼
有人奔走的声音,尖叫,那是自己妻子的,哭喊,救护车,模模糊糊地连成一片,身下的血越来越多了
意识逐渐远去,但就在世界即将坠入黑暗的一刻,Purple相信自己眼前清楚的出现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影子,它对着自己扯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抓住你了。”
7
你逃不掉的
他想起在又一次把自己抓回去的时候,那个东西微笑地对他说
即使是死亡也不行
因为,我会用扭曲的爱,画地为牢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