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雨 咸E

高三长弧
博爱的杂食性动物
清水的清
短小的雨
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喂

一把大刀三连杀/双金(待复建

点文,意念艾特——
不说了我要去冷静冷静
脑子里全是戏然而语言匮乏

1
“你是谁。”Goldy看着走进病房的人,沉默半响后开口
这样的反应显然出乎访客意料,站在门口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陪同的小护士连忙小声解释
Goldy花了一些时间来把这一切串在一起:约会途中的车祸,扑到面前的爱人,以及现在失忆的自己
“先生的钱包里还有他的照片。”
Goldy点点头
“想起什么了吗?”
没有,刚刚只是在单纯地附和而已
“听说他的伤刚好转就跑过来了呢。”

想起什么了……吗?
“Goldnie?”
试探性地叫了一声,但他没有回头
Goldy看着随着访客离去而旋转个不停的玻璃门,感到一阵没来由的胸闷
2
ST坐在心电图机上面,支着脑袋看医护人员忙碌,默默地数着数
面前金发青年的生命特征渐渐消退,ST算准了时机,一个俯冲下去,毫不客气地占据了这具即将报废的身体
睁开眼睛的时候原主的灵魂还没有完全变透明,呆愣愣地飘在旁边,似乎还接受不了自己死亡的事实。不过很快他就如同大多数脱离躯壳的灵魂一样消散了。ST适应着新的身体,有些僵硬地伸出手,让那些随着主人消失而四散纷飞的记忆碎片像细沙一样从指缝划过,然后在惊恐的医护人员的呵斥中收回
既然顶替了一个人的身份又想长久使用下去,就要做最好的演员
ST默默地消化原主的记忆,一帧一帧的画面闪过,最后定格在死亡
死得真蠢。
这是ST对于他的全部评价
但原主残存的情感仍然影响着自己
好烦
3
“你是谁。”
ST打开门的时候听到这样一句话
在确认对方是真的不记得之后,ST除了不再担心暴露之外莫名有些兴奋
看看吧,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他,这就是你为之付出生命的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Goldnie?”
走出门之后ST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对方似乎喊了原主,不对现在是自己的名字
啊管他呢,得不到回应的小情人夺门而出不是再正常不过的戏码吗?只是下次需要注意,千万不要被发现才好
4
“你是谁?”床上的人莫名其妙问出一句
ST不动声色地拭去因一时慌张而沾到水果刀上的血迹,继续削苹果,细细的一条果皮从手中垂下来。转过最后一圈,然后把苹果从中心分成整齐的六瓣装盘,原主之前一向都是这么做的。
“你不是知道吗?”ST无辜地眨眨眼睛
Goldy盯着他看了几秒,扬起一个浅浅的笑容:“Goldnie。”
“嗯。”
把所有心思放在一个人身上真是奇妙的体验,至少ST以前从没有经历过。
不过这样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5
ST觉得自己的眼光一向很好,特别是在选择身体这件事上。原主的灵魂也不错,虽然对自己造成了一定影响,但ST现在并不排斥它带来的情感
一种新奇的体验,各种意义上的

“你是谁。”Goldy面无表情
ST把被子推到一边坐下,没好气地戳了戳对方的脑袋:“整天玩这个有意思吗?”
Goldy抓住他的手腕,力气异常大,接下来的语气已经近乎质问:“你到底是谁?”
这有什么关系吗
他已经回不来了
我和他一模一样啊
由我代替他的位置不好吗
ST低着头,思索着应该怎样回答
6
可能是自己的演技太差了吧。ST在天台边缘叹了口气
自从那件事之后他真是越来越疏远自己了……或者说厌恶才对
或许自己的眼光没有那么好,不过现在又有什么办法呢?似乎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摆脱这副躯体,那些所谓灵魂出窍的手段都是骗人的
ST望着远方的天空发呆,想起不久前看过的句子
[这确是最坏的悲哀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
没有恨也没有爱]
他本来爱的就不是自己,伤心什么呢
本来就是别人的身体,这算是报应吧
可是好难受

还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怎么没有想到呢?
ST突然笑了出来
让我们方方便便地分手吧
从此互不干涉,多好

失重感从全身传来
唔……只不过有些痛就是了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