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veris Usher 咸E

博爱的杂食性动物
杂物堆积的角落

所谓EP的ABO

#我家EP设定有坑#
#FNAF私设中相处模式最恶劣没有之一#
#手机丢失一星期后找回被刷机莫非是专门来删万字存稿#
#草稿流记梗放飞自我#

“这是什么?”Purple猛地转过身,抓住对方手腕
Ennard笑得一如既往地虚假,手上却暗暗增大了力道“没什么啊”
Purple眯起眼,注射器的针头在冷光下闪着寒芒“听说研发部最近研究出了一种让A暂时转为O的药剂”抓住手腕往自己身侧一带,另一只手向肘关节扭去
“是吗”Ennard还是面不改色,微微屈身去攻击对方的下盘
两人再次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僵持在原地
“我很好奇你到底想干什么”还是Purple先开了口,开始新一轮的交锋
“呵……”Ennard险险地避开,差点就把内心想法脱口而出

最开始是想把他灌醉了事,毕竟那个人的酒量很差。可是酒精的作用时间很难把握,而且酒后断片什么的会很没有成就感
上次喝醉时他不自量力地把自己摁到墙角,当然最后还是被好好教训了一顿
结果第二天他什么都忘了

——ENNARD视角

在空旷的训练室里做这种事总是让人有一种莫名的羞耻感,以及兴奋
四周都是单面镜,每一面镜子都忠实地倒映出他狼狈的样子,每一面镜子后面都可能藏着偷窥的目光,虽然此时并没有人,但这种被监视的感觉让脑内那根理智的弦在崩溃的边缘战栗,人在清醒与疯狂的悬崖边爬行,膝盖被无法自制的生理快感磨的鲜血淋漓

计划还是出了一点意外,Purple在最后充分激发出了自己的潜能,用一边的训练器材把Ennard捅了个对穿。然后又将对方单方面凌虐一番,凭着A本身强大的自愈力捂着腰扶墙走了

第二天的食堂
Ennard一脸殷勤地端着红糖水跑到Purple面前,假装没有看见对方越来越黑的脸色
Purple觉得昨晚用修复仓恢复的身体又开始隐隐作痛
“滚”咬牙切齿地吐出一个短促的音节,可对方还是不要脸地凑近
“不要红糖水啊……那要不要我去偷一支花青素?”
Purple劈手夺过一碗粘糊糊的糖水扣到Ennard头上
(花青素是使紫薯显紫色的主要物质)

住Purple楼下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房客表示
楼上同居两人的信息素分别是紫薯味和黄油味的
一到发情期味道真是不可描述

两人只是大晚上打了一架而已(微笑

评论(4)

热度(19)